打印 引用 收藏

痛言(四)

汪康年

吾今者有甚悲焉,何悲乎尔?以吾国之大,而稍明白事理者,竟无有也,而犹且以言语相欺,以意气相凌。呜呼!天其欲速亡吾国乎?不然,何产出谬妄狂诞之徒如此众也!吾不怪川中之有《自保商榷书》,而怪以京师人才荟萃之区,而所谓文明之大报馆,若犹不知此事宗旨所在,犹竞为之解释,谓非欲为乱,岂以诸君子之识之学,乃并此而不之知也?夫保路则保路耳,何以阑入各种题外之文?官长,保护地方者也,何以须该会保护?地方治安,官长责也,何故须该会维持?且不作乱,何以僭收租税?何以欲囤钢铁制枪炮及各工厂?何以须立炮台?其言优给军人饷需,优待军警家庭,所以离军警于国家也;停办捐输,停止协饷,所以离民于国家也;节减办事人员薪水,此一班民人所愿闻也。夫其状昭著如此,而犹曰与谋叛有别,是犹杀人者曰:吾但欲使彼首与身相离,非欲杀之。噫!梦欤?呓欤?愚欤?诚使人不解也。

抑余更有切告者,书中前段谓我政府已将各省分订各国,全是凭空捏造。内有数端,闻各国曾有此议,今亦不然,且中国亦未理之也。亦有某某二国约中稍涉及者,我外务部已宣布不认矣。又有数事,虽已大失权利(如胶湾、旅大),然尚视将来外交之方法为转移。此则在吾国上下一心,黾勉以求之,非可以激烈将事也。至谓川有天险,足以自保,此真小儿语,果一旦如彼言,则即日有自印入藏、自藏入川者,有自越入滇、自滇入川者,至由长江用浅水轮入川者,犹不知凡几。至此,则不特川省糜烂,各省亦糜烂,是诸人以热心而为敌之伥,吾不知各报何苦而犹袒庇之?

且吾疑此不特非川人所为,亦并非革命党所为。革命党宗旨不纯,然亦以存中国为名。今其计划即使极速,亦须在三年之外,而各国麇至,则不待三月而已大集。是则以此而成全国之惨祸,受千秋之唾骂,革命党人虽愚,必不至此。关心时事者,宜审思之。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