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纠谬(一)

汪康年

赣路公司向上海兴业积聚银公司借款一事,邮传部之不肯核准,为防流弊起见,宜其如此也。乃初十日《国民公报》载有赣人反对铁路部办一则,前月十六日开股东大会,到者百余人,多数反对部办。决议向上海积聚公司借银四百万两,先交现银百五十万,余者即由该公司代购材料。现闻公举董事陈小梅、罗朗山、龚梅生等,随同陈主政赴沪,与该公司经手人徐景明磋商办法,一面咨请邮传部查核。噫,吾不意赣人之愚,一何至此!赣人其果愚乎,抑别有命意者在也?夫借四百万之款,而仅交百五十万,尚不及借额之半,复予以购料之权之利,而购料之款,乃逾于借额之半。姑无论是否间接洋款,有无流弊,而其表面上之损失,已不小矣。赣人岂不之知耶?而必欲决议行之,非愚而何?毋惑乎邮传部之不肯核准也。试观我国历来造路之借款,群诟为丧权失利者,有此办法否?故吾以为兴业积聚银公司之款,即使果为华款,而赣路公司亦不宜借入也。

赣路公司之竭泽而渔,已非一日矣。无米之炊,不能支持,不得不出于借款之一途,固人所共知者也。然华人股且不附,焉肯借以巨款耶?更焉有华人能借此巨款耶?舍借洋款,无他术矣。顾以商办之路而借洋款,既无此例,且易为人指摘,受人攻击,不如以间接之洋款而借之,既避其名,又能济用,赣人岂真愚哉!非吾好为苛论也,以上海著名滑头之徐景明之兴业积聚银公司,其内容殆无人不知,而谓赣人不知耶?赣人既欲向之借款,焉有不一考求之理!谓赣人不知其当为间接洋款也,吾不信也,赣人非愚也,盖别有命意者在焉。

今夫赣路不借款速办,则收归部有矣。断不能使其长此迁延,虚糜岁月,致构成不生不死、亦生亦死之怪现象,而妨碍交通之要政也。惟其然也,赣人即不得不借款矣。借款者,乃以抵制收归部有也,但知反对收归部有,不惜牺牲全路之权之利,而向徐景明借款也。吾诚为赣人不取也,恐非赣路全体股东之同意,而百余人之偏见也。以百余人之偏见,而贻害于全路,吾未见其可也。吴端伯之事,已误于前,岂可一误再误耶!况部办之说,刘绅景熙所开具之条件,部中已七允其五(见初八,初九所载邮部致赣抚电:一、招股。货股请换股票。二、借款。一百万,由部代偿四,所换股票,每年官息六厘五。除官息外,如有盈余,按数分给红利六。股票可向大清、交通抵押)。股东无所亏损,与其损失权利于间接洋款之兴业积聚银公司,而受两层之朘削,不如由部收归,犹得保全股本,坐收官息红利之为愈也。吾恐部中尚须接受烟潍、漳厦,未必即收赣路也。然部中既不准其借款,虽欲不收,不可得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