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读连日罢斥朱宝奎段芝贵谕旨谨书

汪康年

近以枢衡失职,宠赂滋彰,上下相蒙,惟贿是视,幸逢两宫明圣英断,连日斥罢邮传部侍郎朱宝奎、新简黑龙江巡抚段芝贵。踔厉奋发,内外慑息,正如云雾晻之时,离明继照,而狐鼠屏迹;寒冱郁结之际,震雷一声,而百物苏解,不可谓非数年来特绝之希望也。

自近来破格用人之说起,旧时资格班次之藩篱,一时尽破。由道员而得总兵、得副都统者,已屡见不一见,近且得侍郎,得巡抚,躐等骤升,海内骇怪。其中或素有才望,为众所推;或积有资劳,为人所谅;或以保荐之多,或以任事之久,尚为持之有故;然以名实不尽相副,已不足服远近之心。近数月来,则降而愈下,登进之故,多无可言,一言以蔽之,则非其私昵,即在纳贿之多寡耳。海内之人,咸知用贿之效,于是假贷鸠集,北走京师,以求弋获者,几于指不胜偻。而辇毂之下,几成为运动剧烈之场。其所以不被言官弹劾,报章摘发者,则以彼踪迹诡密,断不授人以柄也。

假使此等鬼蜮行为,竟无人过问,则无几何时,内外重要职任,必皆化为有早晚时价之货物;京师一区,必变为经营官职之市场;而挟巨资以赴市者,且将如水之归壑。尤可虑者,此等资本,多非己出,如竟出自他国,则于吾国之关系,尤不可意测。呜呼!值此国势日蹙之时,而犹贸然为此,吾不怪其心之贪,吾实怪其心之忍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