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书越南人巢南子海外血书后

汪康年

吾读巢南子海外血书,而不知涕泪之何从。曰哀越南也,然吾不暇哀越南,而实自哀吾中国也。夫越南已亡,中国尚自立,就所处之地位,固不得以之相提而并论焉。然吾对镜参观,则中国所现种种腐败之象,所受种种惨酷之祸,何与巢南子所言一 一相吻合耶!巢南子明知其国之已亡,逆料其种之必灭,故为之痛哭流涕,大声疾呼,以冀警醒其百万万同胞于醉生梦死之中。乃吾中国所现种种败腐之象,所受种种惨酷之祸,竟与之一 一相吻合,岂吾中国亦为已亡之国?中国之人,亦为必灭之种乎?吾一念及此,虽欲抑塞其涕泪,扪箝其口舌,而亦有所不能已。

吾足迹所到,至为狭近,然江海之汽船,京榆、京汉、沪宁之铁路,乘之者屡矣,习见吾同胞之在车中者,蜷伏于马溺牛粪之下,吁喘于煤灰尘土之中。冬为雨雪所侵,夏为烈日所毒,终日屹立,不得倚息。人或拥挤,几无插足,老幼妇女,麕束一隅。如触藩之羊而不遂,如入笠之豚而又招(此惟京榆一路为然,近稍改良)。“票”声一呼,(管车人收票,只呼一字曰“票”),惊相愕顾,稍缓交出,即遭呵斥。既受异种洋人之凌践,复遭同种洋奴之辱骂,低首下心,计惟隐忍。而其所收车值,较之东西洋各国,固有加无减也。他如德所建之胶济铁路,俄所建之东三省铁路,其不以人类待我,更何怪其然。汽船搭客,取资较贱,然或露宿于甲板,或闭闷于舱中,饲以之食,伴以臭腐之蔬,奔取一迟,竟日枵腹。彼怡和、太古两公司之如此待我,犹可诿之曰:彼固外人之营业也(日本大阪公司待客稍优,然彼为营业上之竞争,非重视吾同胞也),若招商局,则吾中国所创业者矣,乃其待客也,如出一辙。或谓若坐上舱,则甚优待,不知招商局此等权利,颇不易享。盖论其名,则为商家之经营业,而论其实,则为官场之势力圈,故每有给上舱价值,仍不得享优等权利。惟彼握有势力者,不费分文,转得任意所欲。然试问跻此分位者,能有几人?故吾谓招商局与怡和、太古,值同一以狗彘待我同胞而已。

欧人藉吾华人之力,开垦美洲,近以其民生齿日繁,虑夺其生计,于是特设虐待规则,使吾民之已往者,势不能居;未往者,望而生畏,计至毒矣。然英之开斐洲金矿,法之筑越南铁路,则又竞招我民前往,而美之通,亦复有来华雇工之议。诚以炎酷瘴疠之地,艰深困苦之工,白种人不屑为,且亦不肯为,故甘言以诱我,重金以饵我。迨既陷阱中,则严定其课工程度,明示苛罚规条,呵叱不绝于耳,鞭笞不离于身。作苦之工资,屡许而不给,偶有之微蓄,一罚而即罄,是以幸得挟资归者,千不得一焉。幸得脱身归者,百不得一焉。而其殒身于蛮荒烟瘴,水深火热,以为豺狼蛇虺之食料者,踵相接焉。彼既利用吾民之手足,以辟无穷之利源,复残害吾民之生命,绝无穷之隐患,明知虽杀千百万人,吾政府亦不一问,即或迫于公论,而偶以空文相诘责,数语拒覆,即默而息矣。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