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读初五日谕旨谨注

汪康年

杨翠喜之事,腾播远近,万口喧传,京津两地各大报馆,均先后录入报中。旋经言官奏劾,奉旨派醇亲王、孙中堂查办。昨读谕旨,知两钦使已以查无实据覆奏,而赵御史得严谴,仰见朝廷优礼亲贵,保全名誉之至意。而钦使仰体慈仁,委曲求全,抑亦有可意会者也。惟是朝廷之德意愈隆,则臣子之报称愈难,此次道路所传,是否实有其事,吾侪既未亲睹,又无手据,则虽有实见实闻,亦安得执为凭证?然事之有无虚实,作者自知。既经湔雪,即可付之过去。然位愈高,则责备愈严;任愈重,则谤毁愈集。近来以来,政府之经弹劾,业已三四。蒙朝廷宽大,悉置不问,而言官被谴,轻重有差,意者彼二三小臣,或果好为溪刻;而被劾之人,或竟无瑕可指,此则在柄政者扪心自问,果否克副斯语?何则,天下事大,政府责重,一二事之举措,一二人之任免,而国之安危,即系其中。试问近五年来,国事之进步如何?民生之休戚如何?此则有实事可指。在当轴者,断无可自逭。夫受其利害者在全国,而酿其端者,乃在一二大臣,则何怪全国国民之对于政府,时致不满,此即能逭责谴于一时,而必不能逃公论于天下后世。惟望处是任者,追维既往,顾念将来,以任大责重为惧,以婪货贪贿为戒,庶几晚盖之力,足掩前愆;桑榆之收,足恢荣誉,此固吾人所倾望者也。

(载《京报》光绪三十三年四月初八日,《汪穰卿遗著》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