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读初六日上谕谨注

汪康年

前日谕旨,以醇王、孙中堂覆奏段芝贵事,查无实据,当将原奏官革职。仆尝仰测高深,著为论说。然都下人士,未能尽喻朝廷意旨所在,有不能尽释然于怀者。逮次日,又读准振贝子撤去一切差使之请,乃莫不钦佩皇太后、皇上之圣明英断,而贝子之克自抑畏为不可及也。

夫九重至高,万几至繁,使必一 一而尽察之,势实有所不及。然果但据臣下所言,即为照办,则实难保竟无偏徇之事。伏读历朝圣训,于王大臣被劾之事,有虽派员查办,而后来办法,直有出于宸衷独断,而不尽如原派大臣所奏者,一则以示刑赏之不测,一则以示王道之无偏。此次覆奏,虽竭力洗刷,然以一女伶而买为使女;买一使女,而需数千金之巨,实有令人不能无疑者。朝廷既罪赵启霖之妄言,而复许贝子辞职,一以保全皇室之尊荣,一以养成贵胄之才望,而又以平天下人之心,意至深也。

至贝子此次辞职,或谓实预虑台谏之哓哓争执,故为此以遏其锋,此则浅之乎测贝子矣。谨按:振贝子为皇室最有名望之人,尝奉使至英,所过各国,咸博欢迎,意其胸次之高旷,眼界之广阔,有非他人所能及者。矧今以国事艰棘,不遑启处,断无玩细娱而忘远虑之理。此次所传一节,即使果有其事,难保非命侧之徒,百计蛊惑以相诱,一时不觉,遂堕其术中。今之遽辞要职,就居闲地,盖欲假宽闲之岁月,研究物情,以成远到之器,其意志之不凡,固足令人钦佩不置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