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论政界趋势之所定

汪康年

近以政纲宽弛,奸蠧萌作,朝廷赫怒,登黜频烦,臣下窥测,罔识底止。于是朝而相见,则颦蹙相告曰:政界风潮如此大,奈何奈何?夕而相见,则颦蹙相告曰:政界风潮如此不定,奈何奈何?虽然,政府者,无古今,无中外,无专制、立宪、共和,皆为竞争最烈之场,无五年、十年而不变,变则必出于争,或争于明,或争于暗,或和平而争,或激烈而争。其究也,则或争而定之于君,或争而定之议院,皆争也。且奄奄一息之政府,则方患其无变。无变,则日即销磨,无可救药;变则必视归宿之所在,以卜政事之善败,犹有可希望者存焉。

顾平时国人对于政府之变动,惟用人当否一方面之观念耳;今则于用人当否之外,尤有能否改革政体之一观念存焉。兹事重要繁难,宗旨正矣,趋向定矣。又必观其识见、气魄、力量之何如,而后乃能得信用于民。邦之臧由此,邦之不臧由此,然则此十余日之变动,而吾国前途之祸福存亡系焉,可不重视之欤?

虽然,吾为朝廷计之,亦有甚难焉者。夫国家者,重器也,公器也,政柄所归,非一人所得私,亦非一人所得轻挈以与人也。付托谁乎?倚重谁乎?欲求一正直明达,而畀以改革齐一之重任,询诸众欤?断诸独欤?其机甚微,其事甚危。吾侪小人,睹国事之甚艰,体枚卜之不易,则苟其不大背于舆论,而从而司其辅翼匡直之职,赞其所可,而辅其不及,斯亦草野之所有事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