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论西报之言警告政府与国民

汪康年

噫,今日吾甚愿阅报诸君,暂且屏其各种之念虑,略减尘俗之事务,取西文报所记载之事,而深维熟思之。吾不知阅报诸君对于此剧烈之问题,以为如何也?

其一,则《巴黎晨报》所载,法前驻日使哈尔孟君之论日法协约也。日法协约之深意,余前固言之矣,今观所论,在法,则领土如保险之安;在日,则财政无后顾之虑,语意已甚满足。虽然,此但就目前言之,但就浅处言之,其包藏之内容,固不稍露也。今则日俄协约又成,俄且以外蒙古为说,呜呼!天下无有以己国之疆土,而倚人之保全者;亦无有闻人以保全己国疆土为说,而不愧且奋者。而吾国政府听之,吾全国之人安之,噫,亦可怪已!

其一,则英报谓日本于吾国革命党乱事,不能担责任也。夫向之优容国事犯者,非日本耶?悉力保护革命各报,并准其开会者,非日本耶?故党人甚喜,以为日本不爱我现在之国家,而爱我未来之国家。且有谓我如有事,日本能以兵船相助者。今则固已宣言不任咎矣,且非特不任咎而已,必有随其后者焉,则代平祸乱之说是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