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记怪(四)

汪康年

十四表决剪发问题,汤议员未到,而忽有赞成票,奇矣。且明知汤反对而票乃赞成,更奇观,此足知议员不视表决为重要之事,而随意为此狡狯也。其尤奇之奇者,则易议员于此等诧异之事,不细为详考,辄草率以反对者所为一语了之,试思反对者施狡狯而多一赞成票,乃谓无足轻重,又于议员,则以若查出时,必应加惩罚一语搪塞过去,此等举动,与旧日官吏何异?

近来吾所至怪者,有二事焉:其一,吾政界中人,皆若能作黄金也。何则?自辛丑定赔款四百五十兆以来,外人咸为我虑,谓国家将破产,且意我国必设法使货物多出口,而用度当益溪刻。不意近年洋货入口愈多,而流出之银,较前几倍也。若购办军械也,若各省铜元局之购机器也,皆一去不还之款也。而尤奇者,则于此大小臣工,无不大加公费津贴,至添一新署,则调人必多,而薪水必大优。至各新衙门及学堂,余若工艺传习所,若模范监狱,多者数十万,少者亦十余万,至少亦必三四万,吾怪其多金之不翼而至也。一则时流及议员,似竟忘人之必待食而生,不得食则死也。又若人虽自知将死,咸能束手待毙也。试思近来提议裁驿站,裁防营、绿营,裁书吏、差役,都计其数,失业者已至数千万;若夫冠服改,而织工不得工作者,又不知若干;盐务改就场征税,而盐务中倾家者,又不知若干;至于禁烟、禁赌,咸属正理,然以生计论,则皆入于缩减,非有所优裕也。意者是皆能安于饥饿以死,而不敢稍有抵抗者欤?

按:此论之意,非谓防营、绿营、书吏、差役不当裁,烟、赌不当禁也,意谓当先筹安顿之处,不当听其就死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