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警告(一)

汪康年

各报载,日人雇我测绘生张某等四人,潜行测绘东三省要地。按:如果有之,则我当局不能置之不问。且测绘生,我所培植之人才也,其情形与马贼尤不同,若迹得之而絷以归,日人固无如我何也。

前者吉林之西南路道颜世清被陈抚劾罢,为大豆公司事也。其折未发抄,故外间未知其详,说者谓其中有隐情焉。盖颜革道初以囤买大豆,有大利可获,遂抛盘无算。方自喜,谓有数十百万金之获也,不意去年大豆收成极歉,颜将大不了,乃伪为代农业公司为之者。而又谓大豆之涨值,皆农业公司之总办所播弄,遂由陈抚将总办某劾罢。久之,复劾去颜,以遮饰人耳目。然颜仅去官,而数十万之负担,归之官矣,不知政府亦知之否。

近闻警厅以京城俗例,凡店家欲修改其屋者,屋主必索增租,于是下令令店家欲修屋者恣自为之,不许屋主增租。按:此事殊不公也,盖向来房主受困于房客者重,房客受困于房主者轻,房主之足以制房客者不过修改屋宇则增值而已,房客则有一特享之利权,凡迁入时房租若干,永不能加,且不得退租。于是租时每月房租二两者,至数十年后市面大盛,而房主仍月得二两而已。尤可惨者,则房客闭店后,可不将屋交还房主,而据之以招新租户,擅自取金若干,名曰“倒铺底”。其实只以空屋与人而已,无所谓铺底也。其取之若干,而视地及时为差,一日不招得新租户,则一日不让。逮第二租户闭店,必依原出之数,又添若干至第三、第四,无不由此累加,故房且不过四两、八两,而铺底累至千百金,此等狡猾把持之法,实各国所无,且适与各国之市法相反。故京师土著之人不克兴盛,此亦一大原因。今警厅尚助房客以压制房主,吾不知是何理由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