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审疑(二)

汪康年

吾国钱庄之架空,巧极矣,亦危极矣!是欧美所未有也。然犹以其积年之信用,挹之此而注之彼,以取息焉。苟得老成朴愿者为之,而又不遇意外之恐慌,则或得以弥缝无事,未可知也。今者银行之风大启,官私开银行者,蝟毛而起,甚则以旧日之钱庄,合而为银行,其开销酬应之费,殆十百于钱庄。是何也?曰:可以出钞票也,可以值十余文之纸,易他人十元、百元之现钱也。度支部欲限之,而实无从限之,且亦不足以限之,是直与白昼劫金于者何异?逮至铜山东崩,洛钟西应之时,则全国之财政,且有亏倒之虞。而今者人人知其不可,而无起而力阻之者,社会中亦瞠目袖手,坐待大患之及,是何为者?

大清银行者,国家银行欤?非国家银行欤?非国家银行,则固以国家银行之名义,号召全国矣;则固以国家银行之势力,笼取财利矣。其尤巧者,则明明自居于国家银行也,而以官商合办为名。盖如是,则商办之名不足者,以官之力压之;官办之说不足者,以商之力抗之。而所谓商者,大率部中要人也,其他则创办之时,市井奔走之人也。而尤巧者,则各分行皆以有势力之人为监督,禄糈优厚,而实无所事。平常则假此以慰安诸势要之心,且使欲弹劾者多所顾忌而不能行。万一银行有被人讦发之事,此监督者,虽不详察于平日,亦必庇护于临时,是直以监督为盾也。尤可奇者,此省官款汇至彼省,犹之主人之款由此汇彼也,而乃一律索取汇费,视同平常交易,此何说欤?

(载宣统三年正月初六日,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