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时事说新(五)

汪康年

中国素有重农贱商之说,盖秦汉间趋势,有不得不出于此者。顾以史考之,则商人之势力,固非农家所能比拟也。海通以来,鉴于商力之薄弱,乃亟言重商,不意近来凡官场之富厚者,及贪官之暂失势力者,与夫狡健之辈,竞于官则不足,乃思退而竞于商者,于是以其为官之伎俩,折而用之商,于是官督商办也,官商合办也,官股商办也,凡平常商人不能得之官款津贴,则彼得之;平常商人不能运动之贵族股分,则彼得之。逮金钱到手,能定期开办者,已为幸事,否则屋建矣,章程定矣,机器则定款已付,而货则不能出也。工程师则重薪延请,而以无事可办,虚受薪俸也。逮至力竭不支,或坐以待毙,或一逃了事,或先行卸去。承其敝者,则国家与股东也。噫,重商而官即为商,以受重商之利,而糟蹋吾国至可宝贵之金钱,惜无重法以随其后也。

(载《刍言报》宣统三年二月十六日,《汪穰卿遗著》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