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箴时(二)

汪康年

今既决意于舍旧谋新,则不能无主张;有主张,则不能无袒护,此处势然也。所为者大,不欲其以小节败也。虽然,有辨矣,果小节也,护之可也;腐败之极,则正宜改弦而更张之,无庸为之讳也。何则?以光明正大之心,行光明正大之事,始终保护之使底于成,与屡更易之而卒底于成,其为事一也。盖吾保护其事,非有私其人也,若夫明知为之者之不可,而必出死力以护之,且设种种不正当之法以护之,则吾所不解矣。前年苏抚以征兵剿盐枭,兵至昆山,闻夏家桥有赌场,整队往,赌徒逃,而枪毙者皆本地之人,可指数者也,无有枭也。于是劾征兵者曰:是托剿枭而实劫赌,是枉杀平民也。为征兵辩者曰:是侦知枭匪在赌场,而误杀平民也。此其实际何如?昆山人知之,无庸余赘矣。顾可异者,辨污之禀,罗列二三十人,大率搢绅与夫名士也,而第三乃为前山东沂州府知府丁立钧。是时丁死数年矣,遂为某报指摘。已而有电至,曰实丁之兄立鋆也,而丁立鋆之电亦至,然前山东沂州府知府八字何为乎?岂书者误鋆为钧,而即冠以丁立钧官乎?报馆固已疑之。未几,而真丁立鋆之信至,言罢官乡居,不与时事,非特征兵滋事一节不知,即夏家桥在何处,亦未知之。顷闻人言,乃知被人假名,进禀发电,一再不已,属为声名云云。是知丁氏之名出假托,则他人之名确否,亦未可知矣。吾不知出死力以为此者,为国家乎?为征兵大局乎?抑别有所为乎?真不可解也。

(载《刍言报》宣统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汪穰卿遗著》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