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杂说(十七)

汪康年

西报论中国事,有云:“中国今日,须有一沉毅果敢之人掌握朝政,方克有济。盖不能扑蚊而图吞象之政策,本无益于国事,一旦遭遇强逼之举动,则力弱不堪抵敌矣。”韪哉是言!殆除此无以救国矣。然吾国政界及社会,大率不肯扑蚊,而徒言吞象,盖吞象名美,而不成则有辞可藉,非若扑蚊之无可名,且不成反为人笑也。

报言,美之社会党某号于众,言己若得市长,必使失业工人,均得生计。已而某果得举为市长,不意彼处失业工人,至二万之多,均盼为荐工作之事。某一时安能觅如许位置,于是工人大怨恨之。按:社会党持论似高,而实必不能行,足颠覆人而不能自立者也,故其以是说求众人之悦也。犹吾国向来作乱之徒,以刬富填贫之说欺贫民也。

报载志将军奋然至伊犁,言誓以一死报国,此说不知确否。按:此等语,在从前则目为忠壮,在今日则且目为卸责。盖人既居于有关系之地位,则虽千百挫折,必致达其目的而后已。至死之一事,非至时穷势竭,万无可为,不能计及。盖死者,志士仁人最为失望之事,若谓此足保国,则大误矣。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