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杂说(十八)

汪康年

以如是大国而无相,即有相,而不担责任,此殆惟吾国然欤?以如是大国,又值事会之艰迫,而无国会,即欲开国会,而无组织政党之党魁,亦殆惟吾国然欤?或曰:上无责任内阁,下无有力量之政党,真遥遥相对也。将来惟见盲人瞎马,互相角逐而已。

报馆诘责政府之腐败,讦发政府之种种不良,政府不理也,亦绝不为之悛改,何也?以虽被攻击,而地位如故也。他人诘责报馆之腐败,讦发报馆之种种不良,报馆不之理也,亦绝不为悛改,何也?以其虽被攻击,而地位如故也。是亦遥遥相对也。

禁米出洋,反对者历举学理,千百其说,且谓各国无此办法。余见一译本小说名者,内有德之度支大臣代一大商家求德皇子言于德皇,请暂弛米类之禁,愿以数十万马克为寿。德皇子诺之。惟谓如弛禁后,万一米麦腾贵,致谤议群兴,则仍惟该度支大臣是问。以是推之,则禁米粮出口,亦各国常有之事,安能谓各国无有?且吾国与各国情形不同,亦无容据彼难此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