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痛言(一)

汪康年

初七《国民公报》,对于张坚帅大致不满,其大意则谓张抑新军而称防营也,且谓张直是离间新军。余以此事关系极重,不敢不痛切言之,固不仅为《国民公报》言也。今日吾国乱机之萌,随在皆是,吾辈处此,惟有考求遏抑消弭之法,万不宜再用推波助澜手段。粤东新军之不为官场信用,去年军警冲突一案,固已见端。须知吾国军队,尚在幼稚,而一般好言革命者,方且百般煽动,则偶有一二小部分为其所惑,实亦难必之事。倘于官场之指摘新军者,必欲袒庇新军,而反坐官场以阻挠新军之罪,则恐贻误无穷矣。

近来主持扩张军备者,必不喜人指摘新军,以为如此足以阻挠新军也。不知果欲扩张军备,必须从严行管束始。今吾国练新军未十年,而弊病已不可偻指数,将领之刻扣,兵弁之滋事,几所在皆然。然则苟欲吾国兵队真有军人资格,非从严处着手不可。

宣布张督之电,而去其言新军事,盖政府之苦衷也,乃某报特为补出,吾不知彼等居心,将使新军恨官场欤?抑欲使新军与防营相恶欤?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