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敬问(六)

汪康年

吾国二千年独立于世界,无相与竞进之国,然犹能巍然于世,而不至遽化为蛮野者,盖古昔圣哲,垂训立教,所以植国基,限君权者,其事至多。余尝欲聚而疏证之,以示吾国,尚未及也。即如古人有言曰:“天下者,天下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此语之范围君上至矣,故天位天禄,皆与天下共之,无能自私也。自古及今,无有言权要之官,专归皇族把握者,纵有一二破格为之,然上之则不能垂为法制,下之则不能著为学说。隋文帝怒杨素曰:“我是五儿父,若如公意,何不别置天子儿律?以周公之为人,尚诛管蔡,我诚不及周公远矣,安能亏法乎?”以是观之,皇子与庶民,盖齐等也,而顷者忽以大权属之贵族,此何说以自解乎?

中国政府以无信用名,则致谨于信用尚矣。皖芜湖之万顷湖,为江宁驻防牧地,前数年中,江宁将军奏,放与民间,收银三元,然承受者垦辟、作堤,所费不赀,至今未能偿也。而今者江宁将军忽欲每亩增收六元,否则依原价收回。于是昔之受此者,舍之则垫费何出?补缴则力难为继,且吾恐官中亦不能获利也。盖民决不能现出资,收回则重放必无人受,自办必至多耗而无获,吾恐徒有失信之名,而无得利之实,不知当事者何苦为此?

(载宣统三年五月十一日,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