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敬告政府

汪康年

今以谋之不臧,致为起事者所利用,然急则治标,惟有以收拾人心为第一要务而已。或曰:是宜下罪己之诏。虽然,是应参酌时措之宜,语语足入人肺腑,而尤必以实事随其后。若不能开诚布公,而徒用官样文章,则人弗信也。开诚布公矣,而言行不相顾,则人以为诳己也。今日政府,正宜吐弃从前一切习惯,而别出手段为之,庶其可也。

警耗四面而至,但言镇定,未足有功也。虽然,镇定其最重要矣,欲以镇定人也,必先镇定己也。凡在当轴,须自知己之身即国家之身,不能离中权一步也。岂惟身不能离,即心亦不能离也。夫如是,乃能责之诸大臣,乃能责之诸有司、百执事。若始则怀诿卸之思,继且存畏怯之志,甚至渐怀退志,规作自全之计,不特弛百僚之体,抑且为外人所哂。意吾公忠自矢之王大臣,必不出此也。

事急矣!犹在萌动之时,顾恐在事之人,智短而意怯,则或有援用戈登、华尔之往例,而以乞师邻邦为请,若果许之,则不特贻患无穷,且大为外人所笑,而种怨于国民益甚。然则,处今日事局,非求诸己不可。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