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杂说(三二)

汪康年

此次谴责瑞澂之谕旨,论者咸以为责辞重而办法轻,顾以事前不能防范,为瑞澂罪,则尚可为之解。盖彼非绝不防范,至张彪部下兵变,则非彼所及料也。虽然,瑞澂之罪,有极不可恕者也。事未发,先遣眷属离鄂境也,前数日已宿于兵船也。省中兵队非全变,不能镇定而徐收为用,而遽潜逸,致不可收拾也。兵船乃泊于租界,以堂堂大员,而求保护于外人,以丑吾国也。是数者有一焉,以膏斧锧,不为厉矣,而瑞之电文,乃尚以身任克复为辞。嘻,以遇事先逸,求庇外人之大员,而乃敢为壮语以欺朝廷,吾盖未之闻也。

电报者,交通之利器也,承平时紧要,乱作时尤要也。且全国交通之利器也,政府官厅,恃此通消息,各省商民,亦恃此通消息也。今但发一等电,而余并停止,不特大失设电报之本意,且使全国之人,皆处于聋闭之地,使人父子夫妇兄弟,彼此皆不能探知踪迹,而有商业于乱之区域者,欲有措置而不能,则厉民甚矣。若恐匪人假以通线索,则除明电外,其密电须以电底呈验而后为发,夫何惧之有?而一概闭绝,何欤?且尤有异者,夫既不肯发,则明告以不发可也,而今电报局大率收其报费,与以回单,而停搁不发。于是各处见电去而无覆电,则以为彼处已罹险数日,谣言之多,半亦为此,是与不许报纸登载,同一错误,所宜亟改之也。又电局收此等报费,不知是否退还,若至事平始发,则欺商民甚矣。

(载宣统三年八月二十六日,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