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论某公之被劾

汪康年

近来国会代表谒军机大臣某公,言早开国会事,某公谓此事我极赞成,然上面实有所难,未能即行也。事为赵尧生侍御熙所闻,遽以入奏,谓其诿过于上,某报亦从而责之。余曰:哀哉,某公之以此被纠被责也,夫固官场中相习为此,而不知其大背于理,大怫于情也。盖直道之不行久矣,已以为然,则曰然;已以为不然,则曰不然。已以为可行,则曰可行;已以为不可行,则曰不可行。古人或有之,而今讵可行乎?于是求不得罪人,求能当于人之心,而力求一趋避之法。其初以最善之心行之,则求不碍于事而已。甲推之乙,乙推之甲,辗转之间,而事已办矣。久之,但求脱己于怨谤之府,则纯乎为己矣。间尝致思焉,则甲乙于此,非夙订定也。于是人诘甲曰:乙言此君之意。而甲怒乙矣。人又语乙曰:君谓甲然,而甲乃诋君。而乙又怒甲矣。又有己短此人于彼,而见其人,则隐己意而谓他人使然。又有同短人于上,及其不效,则又互讦于所短之人之前,而因此致疑致败者多矣,吾故曰不若从直。

又案:吾国官场,专以狡猾为生活,遇有不能言者,辄诿之同事。诿之上,诿之下。其诿之之辞,或空言,或实指,则视其人之巧拙。在彼以为甚巧,而不知于理不可也。盖同办此事,自必共研究其是非得失,亦必共担其责任,如此,自必认为同意,然后可。否则同决一事,而此则退而咎彼,彼又退而咎此,岂不可笑之甚,此由不分内外之故。

互相推诿之故,亦有二因。一则己本同意,欲避人之面责,而聊以他人为盾;一则己本不审其如何,一经人言,又觉为是,忽觉主持之在他人,而因归咎于我。二者心术不同,而其为不谙事理,无二致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