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杂辩(二)

汪康年

前人谓六朝衰乱,故佛教得乘机而入,此语适倒置矣。彼时佛教灌注之力甚盛,幸吾国犹力崇儒术,不至大中其毒。盖天朝虽兵乱频仍,而士大夫家,雅崇礼教,不为彼说所变,虽聪明子弟溺于其说,然不过资为谈助,用为学说,而决不能以此变其门内世传之礼俗。即朝廷奉民间顶礼,虽亦极盛,而决不能与向用之儒教客主易位也。且不特不能夺儒教之席而已,反以为儒教之所用,故人子超度父母,则用经忏;为父母冥福,则造寺院,岂非不能独立而反为儒教用乎?

抑余更有所考。佛之被逐于婆罗门而东来,所过之国极多,无不传其本教,绝无移改。已而至中国,知中国已有数千年之古教据于其中,佛教虽极闳玮,决不能反客为主,故将经典仪式均有改变,以就中国纲常之说,忠孝之经,如是始得见客而遍布于各地,然而与其本教则异矣。此说余偶然得之,惜余法书不多,而精力又衰,后之君子必有起而证明之者。吾国之不即流而为印度,堕落而为今印藏三民,或犹恃此也,海内同志其试详之。

今人惑于外人之说,则以为吾国之皇帝,自小亚细亚来,吾国之人种,皆由彼来也。虽然,吾窃有一疑焉,夫黄帝以前世所传帝皇之名,谓之渺茫可也,若伏羲、神农前乎黄帝,固不诬也,既有帝必有人民,得无谓黄帝胜神农之裔,又逐蚩尤,而吾国古代之民族咸被诛逐乎?如是,则既依外人之说,承认黄帝为西北来之人,又必平空添出黄帝杀尽古汉族之一段血史,而后其说可通。吾不知若辈何乐而为此?按:黄帝为少典之后,古书言之多矣,虽不尽符,而要不能谓之无因也。今一概抹煞,奇乎不奇!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