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记怪(三)

汪康年

近日之嘲诟发辫者,意兴愈高,丑之以囚虏,极之于枭斩。吾意各国之报,嘲诟他国之章服,其刻酷丑厉,尚不至此,而我国辇毂之报章,竟敢明目张胆而出之,奇矣!而有管理之责者,亦纵其如此,视若无睹,不尤奇之奇乎?或曰:彼有恃焉,无惧人言也。

剪发,一问题也。全国之对于国家之制服,应听中央政府之命令,此又一问题也。无论专制政体、立宪政体、共和政体,皆不能越去范围,否则为乱国矣。今不敢剃发,而谨听中央之命令,此于法合也。而各报嘲之,而于任意剪发者,反从而赞扬之,甚至于学部禁止学堂学生剪发,反诟为野蛮,何其糊涂悖谬,一至于此!呜呼,此等极浅之理,尚复不知,遑论其他!

再,若以剪发为必要,尽可力向政府要求,报馆则发激切有理由之议论,此皆当然之事。若夫嘲诟焉,唆怂焉,此乃小人之道,非堂堂正正之行为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