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杂说(七)

汪康年

改历之议,吾于是绝无反对也。何则?便多而不便少,有利而无害,从乎大同而行之又易,何为不可也。且每月仍注节气,无伤也。若谓民间恐从此不识月之朔望,则于历之下方,仍注旧历月日,而著其朔望,俾民间仍不误其玩月之期,此固并行不悖也。日本用阳历已久,而乡间仍有用阴历者,固于改历之政无碍耳。顾欲以此为减省薪俸计,则不可。假如是,则从前五年支薪工六十二个月者,今乃止六十个月,用人者便矣,其如被用人之有所不乐乎,此事宜有以消之。

上海借洋款维持商务一事,各报诟蔡乃煌。近又由谘议局诘问张督。按:诸人似忘偕蔡赴宁者,有商会之总理周某其人欤?余此言,非谓商会总理亦在应责之列也,盖以吾国商人,实无集会之资格,尤无立商务总会之资格。故无论何处商会,其总理往往非商人而为绅士,甚至为外省绝无名目之人。其所办之事,不过为商家料理债款,及地面上酬应迎送而已。其视官乃极惶悚,始也视官如帝天,中且恃官为生活,受官之指挥,终则与官为狼狈。则周之与蔡至宁也,其受指挥欤?抑与为狼狈欤?吾弗知之矣。

(载宣统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