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记怪(五)

汪康年

近年以来,上无耆硕以主持风会,下无良师儒以率导后进,于是后生小子,无可师法,各因所习而与为变化,不幸值异说争鸣之时,遂为所眩惑,而与为推移,与为腾挪。而试反诸本心,则于应然、不应然之故,绝无可言。溯十余年来,聪明子弟掷废于此,往而不返者,不知凡几。言念及此,实可悲也。兹举其现于动作,发于言论,偶举数事,以见其症结之所在,甚愿后之人咸能平心静气,慎择所从,勿为是无意识之事也。

前者以种族之故而思明,以思明之故,而推崇明末之人物,于是大搜罗明末人之遗籍而刊布之,此已为无聊之举动矣。顾犹得曰搜刻书籍,表章人物,亦风雅事也。顾近忽大刻钱牧斋之书,则更奇矣。夫钱以失节丧志之人,即有文采,何足表章?尤近者如明之李贽,以猖狂妄谬著,而或且扬其余焰。又如金圣叹其人,逞其小慧,致蹈法网,其谈文论史,实为邪魔外道,乃今忽有遍搜所评之文而刊之者,窃恐后学不之辨,将习非成是,则吾国文字,且受其祸矣。

近来以某党人之煽动,于是反而追念夫从前反对之人,而思及已被诛戮之某某,因而奖及其党,而于是生存之湘人王某,亦在尊仰之例。不知此君以谈经说史及文字渊懿为旗帜,实则外洁而中秽,所至咸得好利之名。近虽忽得社会之崇敬,遂乘此亦出干预世事,然性习不改,凡所举措,无足动人敬仰者,于是一班延佇之人,扫兴而罢。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