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杂说(十一)

汪康年

夫所谓名士者,必其有能人所不能之技,而又有不随流俗之品格,此所以可贵也。若夫以己为名士之故,而滥取不应得之钱,至多而不厌,即或指事猎资,而于事一不之顾,甚至以陪从贵要,为羁縻此多金之术,士而如此,为羞甚矣。远者勿论,吾观明中叶以来,所谓名士者,大抵不出此科臼。至其甚,则包揽公事,关说辞讼,为官场说合差缺。又甚则把持局面,淆乱是非,而为祸愈烈矣。

江右蒋心余先生九种曲中之《临川梦》,虽诟陈眉公,实骂当时袁子才及诸名士,可谓朝阳鸣凤。

近德清俞某,以翰林放学差,被劾罢官,求复无术,则一变而为名士。时军务事竣,湘中将帅,颇占声势,俞乃极意阿附,自谓曾文正目之为拼命著书,以比合肥之拼命做官。其实文正有无此言,何人能质证之?又不知如何笼得一彭刚直,而一生遂恃此为活。自以经学为标帜,然、,则人皆谓稿出某寒士。某将死,以稿贱售于俞,俞遂据为著述之基,而附益以他著述,遂裒然成巨帙。其实除一二考证书,略有可采,余皆无足取。诗文亦庸滥,至袖中书(皆刻贵人与彼书札),则此老心术之鄙陋尽露矣。尤可耻者,则一生步趋随园,而书中多诋随园,亦见其用心之回邪也。前年逝世,其讣告特辟新样,先印己之诗数十首,大略言世缘已尽,顺化归真,其列辞某辞某,至辞西湖,辞俞园,而殿以辞。又夹一片,于名之旁印“即辞行”三字。其讣亦诡诞不经,不知者必以为此实能洒脱一切,合仙佛而一之者,实则一生卑谄笼络之伎俩,不如此,不足与其平日所言,互相印证,欺人生前不足,又欺人死后,此老诚狡矣哉!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