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记怪(六)

汪康年

吾国有至可怪之事,则凡资本家,不欲入于大见明效之公司,而愿入于新创之公司,如汉阳之铁厂,业已大盛,而续招股分,乃并不踊跃。盖吾国于求利之思,虽与他国无异,而营利之法,则茫乎未知。其以资入股也,非本有此意,而多方考求始入之也。大率一动于劝诱,一动于激刺。若夫久经成立之公司,安肯劝诱,亦何必以言相激,故入股者转寥寥云。

近来有一可怪之事,曰凡持时髦之论者,不注意于奸慝之如何刬除,盗贼之如何消灭,而转愁虑罪犯之不舒适。于是犯人之食宿,有优于平民者矣;监狱之构造,有优于衙署者矣。然则人而犯罪,不过罚作苦工,而起居食息,反更优饶,人何乐而不作奸犯科哉?或曰:泰西固如是,试问泰西之贫民,其享用较吾国何如?不以此为比例,而惟犯罪乃使同于泰西,吾恐吾国之人,将相率而为罪犯矣。

(载宣统三年二月十一日,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