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记怪(七)

汪康年

以本国人而不知本国之物产,至为可怪,而吾国人乃多有之。盖由上之人汩于利禄,下之人困于衣食,夤缘奔走,尽丧其神明,更何暇研究及此也?如下流社会人,多认海关为洋人之关,异矣。而上海有水巡捕,从前咸以为租界所设也。近有与工部局理说盐事者,始知水巡捕属于海关,犹中国所设也。如此类甚多,何怪粤东之东沙岛之几入外人手哉!

以同一国之政治,而彼此不相关照,犹之一人之身,而手足痛痒,不相知也。从前总理衙门,于此等事,尤为疏忽,各省与某国有交涉,不电告在某国之驻使,异矣。逮事后,亦不以全案始末报告,甚至与某国新订条约,亦不之告。尝有某驻使欲致函某国外部,其条约反假诸他国,其可怪至此。又凡与订条约时,彼此全权,必宣誓不泄漏,盖恐他国生心,或致旁挠,不得不然也。顾于各省有直接之关系,而竟不以密电与商,可乎?又如商约与商人有关,岂可绝不设法咨询乎?总之,吾国办事之人,求了事之心多,求善全之心少,何怪吾国条约,皆一面条约耶!

(载宣统三年二月十六日,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