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杂说(十四)

汪康年

留学生初归,政界、学界、商界,无不欢迎,而数年以来,多不尽如人意。有自美归者,海上某君,以吾国采办外洋物件,多托洋行,至侵耗滋多,乃特立一行,属其人为之。不意镇江电灯公司,属其定电灯机器,期既延迟,货亦与定样不符,致烦口舌,年余始了,咸叹留学生办事之不能如意也。余谓此非留学生之咎,社会之咎也。夫留学生亦人耳,非有飞行绝迹之能也,纵其最佳,不过能尽其所学,知其本末。至其居外国,以入校故,无暇考究政治风俗,其资格名望,亦不能多所接识。至其办事无经验,本国事无阅历,则尤不待言。而吾国上下,乃视如天上人,几若无不知,无不能者。上则荣宠之太骤,下者责望之过深。责望深,则副之难;荣宠骤,则招忌多。以无具之身,受多忌之口,鲜不覆矣。况乎人自知为难,又以平常之资,骤入以醲誉奇荣,尚能镇定者,鲜矣。彼见人之谀己也,以为己果万能也;彼见他人百求不得者,己则不求而得,不劳而获也,以为己之才果足以致之也。而抑知所蹈者为至难立足之境,未几而跋前疐后者有之,万矢俱集者有之,要其初,则实政府与社会过于重视之误之也。犹病者之于医然,病者已有病,而不自审也。又不知医,以为医号能知病情者也,其于吾之病,必洞若观火,一药而愈,再药而全愈,意中事耳。不知医者但本其所学,以望闻问切,测得病状,姑以药试之,不效,则改药复试之,非竟能洞知病源也。

或谓余曰:阅试卷欲无谤有术焉,佳者酿誉之至,恶劣者亦不斥也,平常之句密圈,疵者犹与平圈,如此则终年无相诋者,而吾之事亦安。余曰:此如生意之放盘也,顾改盘之害不过同业而已,则为害极深,若一切如此,则大患中于国家,而几至不可救药。呜呼!此言今日验矣。

(载宣统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