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杂说(十五)

汪康年

吾国钱业,大率此中号称老手者,见有殷实之家,辄怂使开钱庄、银号,而己主其事。既受任,辄挥霍干没,无所不至。逮至亏倒,则一诿于店主,而官亦注重于店主,以店主尚有资财可追,而店伙无可追也。故向来亏倒之案,但闻追款,未见惩办,以致此辈胆愈大,心愈纵。今如源丰润之陈某、厚德之王某、义善源之丁某。王某,其奸猾已达极点,实宜按律重惩,使以后为经理者,有所儆而不敢肆,此实整顿商务之惟一要政也。

吾国钱庄、银号章程,既极不规则,现在各省公私似是而非之银行、官银号,内容尤不可问,即其开销之大,挥霍之豪,已足知其虚耗。一旦铜山东崩,洛钟西应,其危险有百倍于今日者。谓宜乘现在变动之时,详细查核,或勒令停闭,或酌改章程。至所出钞票,查明号数,以后悉令停出。此事殊属冒险,然须知早发祸小,迟发祸大,乘此刬其根株,别订新章,实整理财政第一着手处也。

(载宣统三年三月初一日,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