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敬告(十一)

汪康年

都城自庚子以来,奢侈日甚,逾闲荡检之事,日新月异而未有已。近更有奇突之事,则报载齐化门外,有范、王二人,竟敢于设立男女澡堂也。天津虽有男女澡堂,然仅在毗连租界之处,犹可云警察未及也。以上海租界之淫佚无法度,然向不准设男女澡堂,甚至并用女堂官而禁之。今辇毂之下,礼法从出之地,乃公然有此,而司警政者乃不过问,是都城反不如租界矣。窃谓民政部于此,宜严行取缔也。

淫书淫画之禁,无论五洲万国,皆厉行之。上海租界,禁之亦严。乃近年以来,竟敢巧立名目,托名惩戒,实以诲淫,居然登广告,发各书肆发售,而竟无人干涉,抑亦可怪。至都城各报所登《杏花春雨》,直是借此讹诈。后未见其出售,意已如愿以偿欤?

近见上海各报告白,有以及印集者。此等煽乱之书应在禁例,不知售此者果属何意?而官不之问,实为无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