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悲言(二)

汪康年

观近日交通银行股东之斤斤于分红利,而知吾国人于商业知识之短浅也。夫交通既被义善源亏倒巨款,自以维持大局为正经办法,乃各争小利,而置全局于不顾,岂不可怪乎?推原其意,必谓交通之前途不可知,不如乘此收回若干,庶少亏耗。大约此辈之见解,不过如此。试观向来有人招股,凡挟资者,往往不查事业之是否可办,办事人之是否可恃,但得一二有虚声之人出名,又加以耸扇之告白,即随意入资。尤可笑者,在事之人,专顾招徕,官息乃至八厘,而收股以后,即行付息。于是股东莫不欢欣鼓舞。殊不知凡大事业,其利息必不能至八厘,而事尚未办,即得息金,此息金者,非事业所发生之息金,即由各人股金中拨付也,何欢欣鼓舞之有?至于各种事业,未见进行,而辄大分红利,则尤为股东所喜。最昭昭者,如前数年大清银行红利之优,可谓空前绝后。然使股东苟一推求,则知其中必别有隐情,而惟相顾欣然,不为之意。至于查账要事,虽大股东亦未留意,惟至大破败时,乃始失色。如此,而欲商业之进,难矣。

(载《刍言报》宣统三年四月二十一日,《汪穰卿遗著》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