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记怪(十二)

汪康年

近年吾国人憬然于时机之危迫,不敢自画,而争取则于各国,此在势应然也。顾无识之徒,或舍精华而取糟粕,弃嘉禾而得稂莠。其尤可恨者,则本其奇邪诞妄之性习,而取西说之相合者,崇拜演说,以煽动后生。或且嫌其说之尚不足动人,则更缘饰附会之,俾知识初开之童幼,悉中其毒而莫能自返。计此等人,南北不过数十,而风俗之为所害,则甚矣。前数年腾跃于北京社会之江□□,亦其一也。后虽不振,而遗毒已甚。近复至杭,以演说女学,大被巡抚增公斥责,此等公文,盖以近年仅见也。兹特录出,以供众览。

满营惠兴女学,近有成绩展览会之举,先期订邀江□□演说社会主义,并将其稿刊入《惠兴女学报》,又印就十万份到处分送。事为增中丞所闻,昨特严札提学司移会巡警道,立将江驱逐,并委员监视申禁。讵初四日开会,江仍登台演述,卒以来宾裹足,尚未畅所欲言,改于初八日接续演说。兹将抚札节录如下:

查代论一篇,乖谬诞妄之词,指不胜屈。尤甚者,为破坏家庭主义,而以造就淑女、贤母、良妻诋为社会附属品;又以夫死不嫁为悖中道,以婚姻为非刑之别种;谓女子必广交游,不必为名节计;于未嫁一条,主张恋爱自由,以绝家庭之羁靮;于依赖一条,斥三从为妖说,自称虽蹈非圣无法之诛而不惜;职工一条,谓政府、家庭皆无久存之理。种种鼓吹,莫非淫辞邪说,阅之令人发指。至于社会主义,为东西各国所禁,日人幸德秋水已伏上刑。江□□辄复为之倡导,试问居心何等?为此札饬该司,即速派员查明所印演说十万纸,送院销毁,并移会巡警道,立将江□□驱逐出境。其初五、六两日惠兴女学开会,并由该司委员临视,江□□倘敢潜往演说,即饬巡警入校拘拿,一面由司查明江□□是否职官,立即申复,以凭咨请学部核办。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