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儆闻(二)

汪康年

近事稍可喜者,则上海提倡不吸纸烟,居然有成效也。据云每日已减销一万,或云一万五千(前者张园开慈善会,有人详细调查,惟第二日有三人吸纸烟,一为妓女,二为滑头),则吾国出口之银钱,年可减至四五百万,收回利益不为少矣。且此只计上海一处也。闻旁近府县中人亦多入会,则必不止此。此真会中提倡之功,倘各省能闻风兴起,则为益非浅矣。顾同时又有大憬然于吾心者焉,则法人在汉口蒸造吾国烧酒、汾酒及各种酒是也。据报所言,则谓与华人自造之酒无异,而气味更香郁,价亦较廉,购者若鹜。果其然也,则吾国人生计绝无算矣。且纸烟吾可立会禁之,以其有害卫生也;若酒,虽亦为有害卫生,而固非可与纸烟一律论也。又纸烟之业,大半为英美商人,而吾得以禁之者,以兼本国之货言也。然虽以是而得托以拒外货,顾吾国之恃售烟为生活者,数尚不多,并去之亦无妨也。若酒,则吾民餬口于此者多矣。若并禁之,是吾民绝生计者,势殆不下数千百万。倘但禁外货而不禁本国之货,则又无以抵塞外人。此事思之,至令人头痛也。

吾国号称以礼为国,顾虽有制度,而行用乃无人监督,婚丧之礼,舆台动僭王侯,是固然矣。若夫犯失律之罪,为待决之囚,得逭显诛,已为至幸,而死后之荣,直与有功者无异。国家既莫之问,舆论亦不之诃,则传示远近,劝惩何在?甲午之役,叶志超负罪甚重,朝廷大怒,下诸大狱,后幸得改监候,遂以病出狱,死后在津,虞宾仪导之盛,与无罪同。时举国漠然,竟无论者,亦可怪。

(载宣统三年七月初六日,收录)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