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论吾国人之心理(其一)

汪康年

逮暮而饥,人欲延之食,曰:稍顷,将晚餐矣,稍忍可也。是则以晚餐有定时也,可言也。老人衣破,不复作,曰:恐即死,无用此也。此则可笑矣,以人死无定期,虽迟至十年,可也。虽然,人者必死者也,虽犹可言也。今使众人议举一事则不欲,曰:恐吾国将亡,徒费心力。此则可笑极矣。以国者不必亡者也,奈何国中之人,乃预算以为必亡,此不令他国之人大怪笑乎!然而吾国缙绅者流,动曰国事不可为,吾将觅桃源避祸。有曰:将脱离政界,而以治实业为职志。此不可异乎?或笑谓余曰:此犹高等人之言也。此犹表面之言也,其人人心中一语,则曰:趁火打劫而已,噫!

或问余曰:今日言厌世者何如?余曰:譬如人家失火,子弟大者持桶,小者持瓶,将以救火。忽一人掷所持而逍遥于外,曰:火难治,吾将入厌世派。此亦可乎!

(未刊稿,收录,中被收入“杂说”)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汪康年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2-1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