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南学会第一、二次讲义

(光绪二十四年二月十九日 1898年3月11日)

黄遵宪

诸君,诸君!何以谓之人?人飞不如禽,走不如兽,而世界以人为贵,则以禽兽不能群,而人能合人之力以为力,以制伏禽兽也,故人必能群,而后能为人。何以谓之国?分之为一省一郡,又分之为一邑一乡,而世界之国只以数十计,则以郡邑不足以集事,必合众郡邑以为国,故国以合而后能为国。

自周以前,国不一国,要之,可名为封建之世。封建之世,世爵、世禄、世官,即至愚不道,如所谓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骄淫昏昧,至于不辨菽麦,亦 然肆于民上,而举国受治焉。此宜其倾覆矣,而或传祀六百,传年八百!其大夫、士之与国同休戚者,无论矣;而农以耕稼世其官,工执艺事以谏其上,一商人耳,亦与国盟约,强邻出师,犒以乘韦而伐其谋。大国之卿,求一玉环而吝弗与。其上下亲爱,相维相系乃如此。此其故何也?盖国有大政,必谋及卿士及庶人,而国人曰贤,国人曰杀,一刑一赏,亦与众共之也。故封建之世,其传国极私,而政体乃极公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陈铮.黄遵宪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11-02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