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在中华职业教育社第十三届年会上的答词

(1933年7月)

黄炎培

今天我们听到各位先生很好赐教,兄弟归纳起来说几句话,即一部分为下午当讨论的,有的提出问题,有的还指出方法,在感谢诸位之余,确有一种代价。因兄弟想中国问题之研究,应该为整个社会问题之研究,不可专在枝节的探讨,今日可以证明我平日之意见,是有点对的,即社会是整个的,欲解决任何社会问题,决不能专求于一方面。此条应用到职业教育方面,即关着的[门]办职业教育,是不对的。要知道职业教育,不是职业教育的教育,而是和人家极有关系的教育,与其他各机关都有连带的关系。如民政厅需要县长人才,应在大学中政治系去培养。再举例,如财政厅需要征收员人才,即应在教育中去办理,即政府会同大家办理,要将一切足为职业教育与其他社会团体隔离之障碍打破,来做彻底的整个中国问题之解决。第二点,以历史眼光来看,每个时期都有其中心的思想,欲解决任何思想问题,首当把握某时期之中心思想。如中山先生最初看到中国民族思想丧颓,即倡为民族主义,主张非革命不可,结果有一部分之成功。我们现在的中心思想,为要打破教育和其他各机关之隔膜,即在努力设法,促成众人之善,养成公共的意识。如果大家都将农村问题之研究,看做出风头之机会,人人都要希望在中国社会民众中做主要的人,不愿作平民或普通的人,只期作军阀、土豪、劣绅等特别的人,果如此,则中国危矣。所以大家今后对于各种社会问题,都要从实际方面作起,尤其做农村事业,必须参加农村实际工作,求农村生活之改良,不必将此事看做出风头的事。倘人人都愿做普通的人,则一切事业都有进步的可能,从此职业教育始有希望。上述两种结论,实得之于诸位先生的讲演,并非个人之创见。至于各种其他问题,应留在下午讨论,谨代表中华职业教育社诸君致谢。

一九三三年七月九日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余子侠.黄炎培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6-16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