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教育研究法

(1918年6月)

陶行知

今日系本会诞生之辰,亦即鄙人与诸君观摩之始。总干事云:“指导员为本会学识之产婆。”鄙人内省颛蒙,短绠深汲,覆堪虞。兹姑勉竭棉薄,以占可否耳!

本会既定名教育研究会,则国家何以必有教育?教育何以必须研究?研究何必待集会?诸君顾名思义,不可不知也。鄙意共和国有要素二:一、正当之领袖也。盖先知先觉,楷则蒸黎,导斯民于轨范之中,进社会于熙壤之域,悉其责焉。然英才俊质,虽恃先天之禀赋,亦赖经验之陶冶。故必有完美之人才教育,始能产正当之国民领袖。非然者,不胎求子,庸有济乎?二、健全之公民也。盖社会日进,庶业綦繁,国事良窳,断非少数之国民领袖所克左右。苟无多数健全之公民,利害洞彻,时势明了,取鉴先觉,各尽其职,则有倡无和,事卒不举。故人才教育以外,又当以普通教育为根本,以造成健全之公民。然则领袖也,公民也,实共和之长城也。而产此长城者何乎?舍教育吾奚属哉!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余子侠.陶行知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6-0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