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中华教育改进社第四届年会社务报告

(1925年8月)

陶行知

从去年开会到今,为中国政治上最不幸之一年,亦即为教育界最不幸之一年。全国国民简直是在天灾人祸中翻筋斗,本社亦随之东倒西歪的翻筋斗,但因得各地政府及社会之帮助与社员之参与、董事之指导,竟得安然举行第四届年会,不可谓非不幸中之大幸。我看中国教育有两种现象:一是困难,一是努力。国事不定,教育事业动辄受厄,但中国教育界应视为特别努力之机会。

本社宗旨,为调查教育实况,研究教育学术,力谋教育进行。原来教育事业与医道相似,医生治病,须用耳目及利器以求确知病症,然后依症下药方能奏功,教育亦然。欲施行适切的教育,自必以调查为尚;至于研究学术,必用科学精神。因科学精神是公平的,是确切的,但欲实行宗旨,又须大家合作,相互了解。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余子侠.陶行知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6-0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