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中华民族之出路与中国教育之出路(节选)

(1931年7月)

陶行知

“中国教育出路”这个问题,给了我一个多月的不安。我起初以为化费两三天功夫便可以交卷,那知道拿起笔来,竟一个字也不能写。好一比是进了兴安岭的森林找不着路线。我二十年来的研究经验,好像都不能给我一点光明。想不通,如何写得出?可是,这块鱼骨头我是已经下了决心要从喉咙口吐出来的。我要就一个字不写;如果写的话,必是我思想里产生出来的和谐的系统。这个和谐的系统,我要建造在活的事实上。因此我一方面镇压自己的成见,一方面排除别人的断语。我所要追求的是充分的事实,等到事实汇齐之后,我便让它们引导我去下断语。如果我有错误,只是因为事实有错误。这个我随时愿意领教,并重新考虑订正。事实是我惟一的指针。我只愿听它的启示。在最近的两个星期来,我是想通了,我手边的事实是如此的告诉我。我现在愿意把我所探出的几条路线,献给我所敬爱的为中华民族与世界人类谋出路之朋友们,还请大家指教。

五年前的春天,我在南京。有一天下午,出南门办事,回到城门口,已是五时光景,挤不进去,待要转身,又退不出。我是挤在人山人海之中,寸步难移。仔细观察,知道是下乡的城里人要从这里进城,进城的乡下人也要从这里出城,两不相让,实在也无从让起,就在这里挤住了。从城门洞的这边钻进城门洞的那边,费了一小时,挤得我满头大汗!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余子侠.陶行知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6-0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