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小学教师与民主运动

(1946年4月)

陶行知

我这次到上海,在一个小宴会上,听了几句令人深思的话。我的朋友说:抗战八年来,五位教师之中,有一位逃难去了,一位做生意去了,一位变节了,一位死了,只剩了一位仍旧还在这里做教师,我们是多么寂寞啊!我说剩下的这一位,头上是裹着裹头布,嘴上是上了封条,肚子是饿瘪了,被迫得只有干腌菜喂后一代。我们接着谈论胜利后的他们:逃难的难得回乡;做生意的倒胜利霉;变节的无法带罪立功;死者不可复生;站在岗位上的,头上的裹头布仍旧裹着,嘴上的封条仍旧封得很紧,肚子饿得更瘪了,除了干腌菜还没有别的精神粮食给学生吃。这谈话指示我们,如果我们要为民主斗,我们得加强自己,改变自己,武装自己,而且要为教育招兵,为民主募马。

首先我们自己需要再教育,再受民主教育。中华民国虽然成立了三十五年,我们只上了很少的民主功课。细算起来,民国初立的几个月,推翻的几个月,后的一两年,推翻复辟后的几个月,以及北伐前后的一二年,一二·九年抗战开始后一年,算是断断续续的上了几课,但是一曝十寒,胜不过二千年传下来的专制毒,和这十余年来的有系统的、反民主的、变相的法西斯蒂训政。特别是我们做教师的人,需要再教育来肃清一切不民主甚至反民主的习惯与态度,并且积极的树立真正的民主作风。校长对于我们,我们对于学生,多少都存在着一些要不得的独裁作风。中国现在,自主席以至于校长教师,有意无意的,难免是一个独裁。因为大家都是在专制的气氛中长大,为独裁作风所熏陶,没有学习过民主作风。我们所要学习的民主作风,至少应该包含这些: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余子侠.陶行知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6-0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