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续陈管见十条

王韬

一、发火器须择胆勇训练之士以挫贼前锋也。军中最重火器,而发火非人,反为贼先;临敌不发,委而去之,反为贼用。官军一闻贼至,每遥为轰击,及贼至前,药弹已尽,势必惧而远遁。今一队之中,须择精壮胆猛者四百人,给以独门枪二百管,力足发猛。二门枪二百管,取其再发甚捷。以七八队互相联络。凡枪队之居前列者,须以三千人为率。平时专令一人须得精敏西人。加意训练,用药若干,远及何处,立竿为准。以地平高弧为准,西人以纪限镜仪测敌远近。药之多少,有一定之法可算。平日能得心应手,临时自然有恃无恐。贼已近,一字排列,同时齐发,毋许稍停。贼虽猛悍善扑,未有不受伤急退者。前锋既挫,后队夺气矣。

一、用短刀利镰钩索竹排以截贼马队也。贼之冲锋陷阵,攻城取胜者,率以马队居前。每当铅丸如雨之际,能冒死怒驰,深入吾军。回顾猝见,误以为后队皆走,遂即弃枪而遁。今枪队之后,专用刀镰钩索以及竹排,用长圆木一条,有柄可持,上密钉铦利竹签,不独可戳马眼,兼可作军器。倒截马足,则贼目必不能安坐鞍上。旗帜一乱,后面胁从之众,可不战而走。

一、诱贼深入而设计歼之也。贼未攻城,往往先搜乡。乡民无知,徒能鸣锣持锄乱相哄击,偶伤一二人,已纷骇窜走。此由平时不加训练,而团长无出群之才,足以固结其心。故为义而集者,亦见害而散,不知不能力胜,则以智取。现今稻田多水,贼之马队安能飞渡?乡僻小路,农民必能熟悉,伏机设陷,随在可施。须侦探得实,俟贼逼近,然后布置,尤必搜尽内奸。度贼必由之路,当道多掘深坑,坑中用木板密排铁钉,或用削尖竹签,或地雷炮石火机。坑必预掘地雷等物,顷刻可以布置,时久潮至,恐药线湿烂,不能燃放。贼至,四面声喊,诱贼大众结队来追,俟入坑中,然后突出击之。近河之乡,港汊必多,乡民仅知断桥,不知贼众投石可渡,则有何益?不如决水以淹之,使平地尽为淤泥,此天然大陷坑也。暗中或插铁钉竹箭,或布蒺藜绊索。民当辱骂痛詈以挑其怒,纵火鸣锣以疑其心,逼之使入。吾见其入而不见其出也。更挖沟渠,亦如此法。不必太阔,使人马皆可涉,须当要冲,则贼必入。于是多方以误之,佯北以骄之,遗弃器械以饵之,而不堕吾术中者鲜矣。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海青.王韬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11-30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