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东西人的教育之不同

(1922)

梁漱溟

十年岁杪,藉年假之暇,赴山西讲演之约,新年一月四日,在省垣阳曲小学为各小学校教职员诸君谈话如此。《教育杂志》主者李石岑先生来征文,仓卒无以应;姑即以此录奉。稿为陈仲瑜君笔记。

记得辜鸿铭先生在他所作批评东西文化的一本书所谓里边说到两方人教育的不同。他说:西洋人入学读书所学的一则曰知识,再则曰知识,三则曰知识;中国人入学读书所学的是君子之道。这话说得很有趣,并且多少有些对处。虽然我们从前那种教人作八股文章算得教人以君子之道否,还是问题。然而那些材料————则是讲的君子之道;无论如何,中国人的教育,总可以说是偏乎这么一种意向的。而西洋人所以教人的,除近来教育上的见解不计外,以前的办法尽是教给人许多知识:什么天上几多星,地球怎样转,……现在我们办学校是仿自西洋,所有讲的许多功课都是几十年前中国所没有,全不以此教人的;而中国书上的那些道理也仿佛为西洋教育所不提及。此两方教育各有其偏重之点是很明的。大约可以说中国人的教育偏着在情志的一边,例如孝弟……之教;西洋人的教育偏着知的一边,例如诸自然科学……之教。这种教育的不同,盖由于两方文化的路径根本异趋;他只是两方整个文化不同所表现出之一端。此要看我的便知。昨天到督署即谈到此,有人很排斥偏知的教育,有人主张二者不应偏废。这不可偏废自然是完全的、合理的教育所必要。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梁培宽 王宗昱.梁漱溟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1-30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