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中国民族独立问题

(1924年6月10日)

恽代英

我要是不说,说起来就很多比众不同的奇怪话。这些话究竟对不对,我自己也不知道,而且也不管它对不对。我所希望的是要求诸位听过了我那种奇怪的话以后,细细地去思量一下、重想一遍,如果诸位思量、重想了的结果,觉得我的话实在荒谬无稽,不合事理,难以信服,那你们就痛快地来驳我骂我。不然,那你们就是已经相信了我的话,你们就应该拿我的话去转告人家,如果那时候有人来责骂你们反对你们,你们应得自己研究自己答复,切不要推托地说这是恽某人说的,与我本来无涉;因为那个时候,已变了你们自己的话,应该自己负责了。

我觉得现在一般人,所说庸俗的平淡的话,实在太多了,而且这种话又完全是错误的,不论怎么样多,不会弄好中国的;所以我要多说句奇怪话去矫正他们。我一有机会就要说我的话。实在的,你们也不必这样正正经经坐了满室的人,我才跑来演说,就是你们有三四个人随便叫我来谈谈,我也是同样高兴来的。你们听了就转告人家,人家再转告人家,有了一万万一百万一千万人晓得了这些话,——不,也用不到这么多,中国就有希望就会变好了。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刘辉.恽代英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1-31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