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参观北京豫教女学堂演说

吕碧城

敝人孤陋无学,窃闻京师为首善之区,且女学渐次兴立,亟欲一游以观其盛。兹乘新年休学之暇,前来参观于豫教女学堂。时值皇后千秋令节,学堂中循例举行庆典,借伸爱国之忱。是时师生咸集,约数十人,其秩序之整齐,规条之严肃,令人见之钦羡无已。此诚为女界文明之现象,亦中国前途之幸福也。敝人厕身学界,敢不敬献数言,为女界贺,并为中国前途贺?夫女学之关系最大。凡世界文化之消长,国家之强弱,种族之优劣,社会之隆污,莫不视女学盛衰为比例。不见今日所称文明中心点之美利坚乎?据千八百九十九年调查,大学以次及各专门学校女生,约在四万人以上。若东洋崛起之国,以蕞尔三岛之地,其高等女校亦不下数十区,寻常小学校无处无之,其盛兴如此。若女学不昌之国,如中国、朝鲜、印度、波斯、土耳其是已。而反观其国势为何如耶?吾国妇女之势力,只能行之于家庭,不能行之于社会。惟其不能直接行之于社会也,故反能以间接之力为社会生恶魔、造恶因焉。请详其说。吾国人数号四百兆,女学不兴,已废其半。不宁唯是,彼二百兆之男子,被家室牵累,颓丧其志,相率沦于困苦之境,而迫成卑鄙苟且之行为者,莫不因以一人而兼养数人之故也。孟子曰:“民无恒产,斯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救死不赡,奚暇礼义?”管子曰:“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岂不然哉?今再进一说,则人知成立者,胥赖家庭教育定其基也。西方之谚曰:“摇篮所学,入墓方休。”诚以儿童幼时血气未定,有所习染,壮大难移,所谓“少成若天性”也。苟为母者不明道德,曷以教子?就此四百兆之民而论,其已长成者居其半,其尚未成人者亦居其半。此半部分之国民,孰不由妇人之手熏陶而养育之?则女学之兴顾可缓哉?吾更为女学生贡其词曰:君等赖人以生,其困苦者无论矣;即荣贵者亦何尝不仰人鼻息,岂少家庭之隐痛哉?今欲脱此苦境,舍求学末由矣。若西国女子,多学问优长,故能各执其业,与男子分道扬镳。若美国之的沙丁省,有一女子之煤油公司,其间总办、佣役出入交涉,无一不以女子任之,且皆未嫁之女,有夫者亦不许入,更无论男子也。其他工厂执役,学校教师,报馆主笔,女子操其业者以数十万计。其自立之能力如此,更何有幽囚束缚之苦哉?不惟此也,方今学校日多,男子必人人获受教育。男女之学问既分高下,资格亦因之有优劣之别。交际之间,家庭之内,相形见绌,自不能致亲爱和平之幸福。乌乎!诸君能不早为之计哉?今吾国女学已有勃然发动之机,诸君果能从此立志求学,猛进文明,则岂独让彼东西女子专美于前?行见二十世纪东亚之舞台上,必英俊之女子与豪侠之男儿互相辉映,并驾齐驱。此敝人所夙兴夜寐,馨香而祷祝之者也。

(原载《中华报》第412册,1906年2月12日)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夏晓虹.金天翮 吕碧城 秋瑾 何震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3-09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