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致浙抚部院张

(1907年6月14日)

汤寿潜

抚帅大公祖执事:

前者破戒白地方事,公以为迕否?丝捐近状如何?管见即使商人全体承认,一无异言,此加捐非理财人之所望于大贤者。不尽此也,西江塘事,必谓侍以切己始言之,敝乡在麻溪坝外,民塘民筑。明季山、会、萧三县人,以弃小保大之谬说,运动知府姓彭者盲从之,因弃吾乡为区脱,以畜水坝外即塘外陆沉已三百年,一言未足尽其哀。然三县人负吾乡,侍不忍负三县人也。梅汛大至,塘工岌岌,县袒黄某,一味敷衍。拨冗与三县旅杭者陈说利害,韩、金诸君慨然发起会议,三县各举二人,分任管工、购料、放款,现做土塘,仍责江夏不令临阵逃去,转得置身事外。惟其工料钱三项,旧者应令造报,大致新者应听地方稽核。三权分立,即有病亦已觉察。前者随粮带征,供塘闸之用,积有六七万串,以平粜借用其半,先尽所存半数提用,不足则发起人分任垫用,禀官立案,照案随粮带征,以归垫款。办法如是,知公于此事必廑注,故不避再渎。江墅本月必可行车,敬以奉慰。伏惟为民崇护。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汤寿潜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2-28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