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致诸先生椷

(1913年6月2日)

汤寿潜

诸先生伟鉴:

远承教言,尘抱为濯,征荄滋于枯槁之时,谈法纪于崩离之日。偃蹇荒涯,何以副高明之求。虽然,窃有志焉。昔志在,行在,二书皆渊源于“三礼”,所以救当时既涣之人心,贬君相违礼之大欲。托始于隐公,所以崇让而止争。传述于曾子,所以明恕而美俗。让则不夺人以为利,而利乃溥;恕则不舍己以求人,而己始崇礼,意皆尊人卑己,故以为让也,亦三礼,实纲维是。无礼必争,争则革之道也。舆地虽广,人类虽众,其胡足恃?古之亡国败家,杀人盈地,皆始于无礼。既用以救春秋之横流,下走亦欲以救今日之巨祸。何则?非礼将何以教、何以学?其不国岂不幸哉!光复将再稘矣,全国杌陧未之安,正坐不让、不恕为之,然亦不愿过责当途之士。譬如弹丸于局,一发之后,必久而始定,其流转相倾之,故亦有算数动力可求,其密率不外衰分,若一跃而语微积,理则有然,势不及焉。此世人所谓数也。但勿再加激荡,稍须臾焉,亦紆而自止。让、恕云者,乃持动力之危,而导之以安人道之中心。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林茂.汤寿潜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2-28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