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社会主义研究会演说词

(1911年7月)

江亢虎

开会之始,余既以发起人资格,宣布本会之宗旨矣。兹承诸君演说赞同,足征舆论渐有进步,内有数人尚怀疑义,谨据所见为剖白之。余之提倡社会主义,平昔知交,赞同者不及百一,而非难者则九十九人而强。惟多拘泥成见,或且怀挟私心,无可与辨论之价值。其持之有故言之成理者,约可分为三派。今日诸君间有怀疑,亦必居三派之一者也。甲派之言曰:社会主义道则高矣美矣,其如其事至大且难,终不能办到何?余则以为天下事本无大小难易之可言,且所谓办得到办不到者,更不与事之大小难易有任何之关系,惟在乎人之办不办耳。试举一实例证之。余客腊自西比利归来,长途寂寞,幸遇留学毕业回国者数人,车中间谈。有闻余将提倡社会主义者,大笑不止。余转叩所志,则曰:某吴人也,故乡景物,色色可人,惟苏城街衢湫隘,不利交通,拟为兴修驰道,坦坦平平,于愿足矣。夫提倡社会主义,与兴修马路,其大小难易不可同日而语也。然今已半年,社会主义之名义,渐腾踊于一般人之心思言论中。本会即其进行之开始,更有机关杂志辅之,前途希望正未可量。而苏城马路则迄未动工,其办得到办不到之数何如也。乙派之言曰:社会主义虽办得到,顾在今日仍是空言,空言何补矣?然凡事必经理想、言论、实行三段而成。而理想恒比言论高一级,言论恒比实行高一级,且理想恒比言论早一步,言论恒比实行早一步,此社会之所以能进化也,空言乌可已已。丙派之言曰:中国今日朝不保夕,惟当提倡切近之国家主义、民族主义,不当提倡迂阔之社会主义。不知广义的社会主义中,原包有所谓国家社会主义者。至民族主义,余向不主持。而窃谓主持民族主义者,尤不可不知社会主义,否则以暴易暴,帝制自为,于吾民何与?中外古今治乱往复,汉高皇、明太祖、拿坡仑大帝其已事可鉴也。非难诸君,其审思之。今当发表余个人对于社会主义之意见,亦可括以三言,曰教育公共,曰营业自由,曰财产独立。夫社会主义缘经济之不平等而起,于是有主张共产论者,财归公业,力出私人,各取所需,各勤所职。然徒取所需,不勤所职者当奈何?于是有主张均产论者,以人口之比例,制财产之均平。然人口增减靡常,财产盈绌无准,万不能有分配恰当之一时。假令有之,不旋踵而又淆然矣。况人之性分既有能有不能,其见之操行又有力有不力,故曰,物之不齐,物之情也。若尽十分义务者,得十分权利,而尽一分义务者,亦得一分权利,就所得之权利言,看似平等,就所尽之义务言,实是不平等。且无比较即无竞争,无竞争即无进化,意美而法殊未良也。余所谓教育公共者,自初生至成人,无贫富贵贱,同在公共社会中,受一致之教育,如此则智识平等。智识平等则能力平等,而经济自平等矣。所谓营业自由者,一届责任年龄,即使各谋生计,人竭其才,自求多福,如此则贤者可以绝尘高步,不肖者亦不敢游手好闲,而义务、权利调剂得宜矣。所谓财产独立者,财产必由自力得来,其支配权即以有生时期为限,虽父子兄弟夫妇,界画较然,不相递嬗,死后一律充公,社会公共事业,如教育等费,即取资焉。如此则倚赖之劣根性除,而世袭遗产之恶制度绝矣。其始虽仍有贫富贵贱不平等之现象,然教育既一致矣,三五世而后,人之聪明才力,当必不甚悬绝,虽所学各异,所操亦殊,而此为分业问题,非复阶级问题。且聪明才力既略相似,又各无所凭借,而享受有丰俭者,必其用力有勤惰耳。菀枯荣辱,听人自为,此正天然之劝惩也。故愚意社会主义实行第一步,积极则建设公共教育机关,消极则破壤世袭遗产制度。至其手段,或激烈,或和平,初无容心,惟视所值耳。

成立之日,即杂志出版之日,六月十五日,实中国社会主义之揽揆嘉辰也。会场在张家花园,天气炎歊,而来宾踊跃,签名者近四百人,演说者亦廿余人。以为上海交通最早,人文最盛,固应如是,窃为欣喜。乃其结果,殊不尽然,所谓四百人者,大抵以好奇心随喜而来;所谓廿余人者,语多敷衍,义或背驰,中题之文,十无一二。以为上海交通最早,人文最盛,尚且如是,又窃为隐忧。忧喜交集一念中,而余率先投身社会主义之心乃益决。当时入会者约五十人,即后来社会党之基本党员也。至名研究会者,固为案而不断之意,亦以防当道干涉耳。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佩伟.江亢虎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2-10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