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对上海劳工各团体演说之大要

(1922年)

江亢虎

鄙人提倡社会主义,廿年来初志不变。惟自民二亡命,在外日久,对吾国劳工愧无直接之贡献。前年回国,因欲调查俄、德社会革命后实况,为吾国前途参考之资。故又于去年春间冒险成行,备经艰苦,计留俄一年,留德两月。耳闻目见,感想万端,并得列席莫斯科共产党大会及柏林三国际党联合会,与彼中首领往还讨论,得益尤多。俄国之共产试验,进锐而退速,未免令人失望,其最大之错误不外两点。其一,因一切公有,一切均分,于是勤无所劝,惰无所惩,而生产之愿力败坏。其实社会主义,但应将一切生利的产业与资本作为公有,而劳动之结果,固应由各个人自由享用也。其二,因主张劳工一阶级专政,实则仍由最少数智识阶级人主持,而利用此名义,排斥其他智识阶级中人,于是相仇念深,互助事废,而生产之能力败坏。其实除少数资本家外,智识阶级本亦劳工之一种,劳心、劳力,固不可畸重畸轻也。今俄国已大觉悟,大改革,惟谓必再采用资本主义,以为过渡政策,则又鄙人所不解者已。鄙人对吾国劳工运动,以为当引俄国试验为前事之师。第一,当认定劳动报酬,各取所值,为最公平最切实之原则,但当争得吾人自己劳动结果之全部,不令资本家直接或间接掠夺可耳。第二,当谋智识阶级与劳动阶级之携手,一方使智识普及于劳动阶级,一方使劳动普及于智识阶级。不必标榜劳工专政,但当主张职业专政,毋使一般不劳心不劳力而无职业者,托身于官吏、议员专以自谋其生计,则政界自有清明之望。至于劳工团结之进行,鄙人以为亦当有两种心得。第一,性质。当专重职业组合,不必多设普通空泛之劳工机关。初办时不妨从极细分业下手,听其将来自然联合,为较大之团体,则基础稳固矣。第二,目的。当专谋本职业之利益,不必遽从事于政治活动,并不必先揭出何等特殊之主义。凡同一职业之人,即本此最密切之利害关系而组合之。任何主义可自由宣传,公同研究。鄙人敢预料宣传与研究之结果,社会主义必占优胜。各个人以良心自动的归附,则信仰坚强矣。吾国职业组合尚属寥寥,同人第一当会议商订一最简要之组合纲要,务使各业得自由伸缩,而全体仍一致大同;第二当在本身所属之职业发起运动,使组合早日成立。此则今日在座诸君子之责任也。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汪佩伟.江亢虎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02-10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