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女学堂张园大会诸闺秀词藻补遗

经元善

开创女学堂论

吾中国人材辈出,而学问艺术之出自巾帼者绝少,岂男多智而女多愚,男尽巧而女尽拙哉?亦由于不学故耳。考之母仪,载于《礼经》,胎教传于《戴记》,宫中宗室,古经序其纲,德言容工,昏义详其目,可知女学之重,自古为然。至后世古义浸湮,壶教阙略,流俗浅见,每泥于扶阳抑阴之积习,一若女不必学,即学之而亦无用者。于是普天下女子,几不知学问艺术为何事。都邑且然,无论乡闾;大家且然,无论比户。即间有学者,不过略识几字而已,何足云学哉。今海内通人集众倡议,创设女学于沪上,为当今开风气之先,采泰西之美制,复往古之遗规,中西并习,学艺兼参,一切章程,美善无憾。斯则创千百年未有之盛举,育二百兆久弃之人才,于提倡风化之中,立扶持阴教之法。将来推而愈广,成效彰著,使普天下女子莫不知学,不至终废于无用,诚千古绝大之美举,而裨益时局之一助也。岂不善哉!岂不善哉!

归彭城蒋畹芳女史谨识。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朱浒.经元善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1-17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