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引用 收藏

经元善致盛宣怀

(1884年11月8日)

经元善

杏翁方伯大人阁下:本月初三日接奉大移,渤海挟催欠之嫌,因讦康成而诬及下走,读之不禁失笑。其语影响模糊,竟无端委。原禀又未蒙钞发,只得逐节逐句分条具复。昨已于接筱丈来文后,备文复请转详,理合录稿移送冰案。善但求自明以全颜面,即以保此残局,断不欲蹈互讦陋习。况如此不根之谈,实无足怒,故复文中自然无急疾语,想公必能鉴及。至织局差事,实在势难再任,非敢畏难藉口,负公期许,尤不敢于傅相前谬为悻悻,其无可搓手情形,具详禀牍,兹亦钞稿呈览,敬乞以此苦情,善达宪辕,务求必得所请,至感至叩。又夹单禀一件,亦钞奉。本欲并此不发,既思现正查办,仍不实陈,则又蹈容隐之罪,而康成亦必反唇相讥,实亦有不得已处,更望婉曲代陈,求傅相姑存勿究。禀中末后数语,已含此意也。专肃,敬请勋安,惟祈蔼照不庄。经元善谨上。九月二十一日。

(,100~101页)

试读已结束,如果需要继续阅读,敬请购买

¥6.00

购买 加入VIP,免费赠送阅读

您还没有登录思想家数据库账号,请立即 登录

引用

复制并粘贴一种已设定好的引用格式.

  • 参考文献格式:[1]朱浒.经元善卷(中国近代思想家文库)[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01-17
© 2012 - 2018, RucDigt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2035694号-4